2018年5月11日 星期五

答股問(十八)

網誌分類:股票經
網誌日期:2018-05-11

花了半天時間整理,讓我們一起重溫網友和我過去的一些答問,值得細讀。

問:(2017年12月25日)鍾Sir可否與我們分享一下2018年的部署?

答:我會主要做好資產配置(根據Ben Graham的資產配置指引)和風險管理的工作。

問:(2018年1月7日)在鍾sir書中提到P/B適用於銀行股。請問除了P/B外,還有甚麼估值方法適合評估中銀香港(2388)?

答:除了P/B外,可以考慮用預測市盈率(跟歷史平均值比較)或DDM(假如公司派息穩定)去做估值。

問:(2018年1月8日)請問鍾Sir可以在哪兒找到市盈率的歷史平均值?而用P/B市賬率估值的原則都是跟歷史平均比較嗎?

答:付費Bloomberg會有相關的數據,也可以上網google一下分析員報告。否則,便要自己動手計算。
用P/B 市賬率做估值的原則:
(1)跟歷史平均比較
(2)跟同業比較
(3)評估是否有價值重估(Re-rating)或降級(De-rating)的因素。

問:(2018年1月9日)鍾sir對瑞安房地產(272)有甚麼看法?

答:瑞房這幾年在積極變賣非核心資產減債,我覺得方向正確,股價跟資產淨值的折讓理應可以收窄。但投資者(包括我在內)對這隻股票的前景沒有信心,我只會持有,並不會加倉了。

問:(2018年1月9日)鍾兄在《選股與估值》一書中提到「寧願把大部分時間用於關注和分析所持股票的基本面上,很少會預測大市的短期走勢」。請問如果所持有的是盈富基金(2800),那麼需要預測大市的短期或長期走勢嗎?

答:不建議預測大市的短期走勢。反而可以根據目前大市的估值水平去調整股票的投資比重。估值高的時候逐步減持股票,估值低的時候逐步增持股票。

問:(2018年1月10日)請問歷史平均PE應該怎樣計算?之前你在有關比亞迪(1211)的文章指出其歷史PE是34倍,但我在alphainvestment 網站中計算出來的平均PE又超過34倍, 是否不尋常的數據(比如2012年PE高達1000幾倍)就不要計算在內?

答:我用的是歷史平均預測PE(34倍)(source: Bloomberg),跟歷史平均PE有少許分別呢!假如你用歷史平均PE,應該剔除2012年的1000幾倍比較好,因為它們是異數。也可以考慮用中位數(Median)代替平均數(Average)。

問:(2018年1月11日)請問歷史平均預測PE跟歷史平均PE有甚麼分別?

答:「歷史平均PE」是用過去不同時間的公布盈利來計算,而「歷史平均預測PE」是用過去不同時間的預測盈利來計算。

問:(2018年1月11日)請問鍾記能為香港交易所(388)作出估值嗎?

答:計算港交所的合理價,可以假設2018年的每日成交量去估算港交所的盈利,然後給予約29倍的市盈率(歷史平均值)。

問:(2018年1月18日)基建股和石油股應該用什麼估值模型去估值?

答:我對基建股和石油股沒有深入研究。我估我會用「預測市盈率」去評估基建股的估值;至於石油股,不妨參考林森池先生的著作《證券分析實踐》第七篇「如何分析及選擇石油股」。

問:(2018年1月18日)為何價值投資永遠是少數人的玩意?

答:因為人性是充滿「貪婪」和「恐懼」的因子,投資者在大升市的時候往往不想減持(害怕沽出後,股市再上升而少賺);相反,在大跌市的時候不願意增持(害怕買入後,股市會繼續下跌)。要克服「貪婪」和「恐懼」,必須嚴守紀律。

問:(2018年1月18日)請問應該用歷史市盈率還是預測市盈率去判斷現時市場估值是否過高?

答:2017年過去了,現在已經是2018年,投資者會比較關心恒生指數2018年的預測市盈率。從投資的角度看,歷史市盈率沒有預測市盈率那麼重要。

問:(2018年1月21日)為何現時恒生指數公司提供的市盈率是17.27倍?感覺有點高。

答:我估計恒生指數公司提供的市盈率17.27倍是利用了2016年真實的每股盈利來計算。由於盈利增長,基於2017年的每股盈利(即將公布),恒生指數的2017年市盈率將會下降。基於2018年預測的每股盈利(分析員預測會較2017年增長約15%),恒生指數2018年預測市盈率將會進一步下降。

問:(2018年1月23日)請問鍾兄,港交所市盈率63倍,就算假設2017年盈利翻一翻,市盈率也要三十多倍,是否還有投資價值?

答:我覺得投資者現在會比較關注港交所2018年,甚至2019年的盈利預測及預測市盈率,過去的2016年或2017年盈利及市盈率相對來說並沒有那麼重要呢!

問:(2018年1月25日) 我見到很多價值投資者, 都喜歡長期持有一些優質股, 但你在書中表示若股價高於估值20~30%, 就會沽售, 這樣的操作會否減少回報率?例如騰訊(700)與領展(823)等的股價長升長有, 沽售後要找回低於估值20%~30%才買入的機會並不容易,那應該奉行長期持有優質股的心態還是估值過高就要沽售?

答:對於自己心儀、並且認為具有長線投資價值的優質股,我會傾向長線持有。除非泡沫出現,股價升幅過大令估值過高,我才會採取逐步沽出的策略,但保留核心持股,很少會全數沽出的。當遇到適當時機,便要買回。

問:(2018年1月26日)對於還未有盈利的企業,例如香港電視(1137),應該如何衡量它的估值呢?

答:這個比較困難,專業投資者或分析員可能會用現金流折現法(DCF),但牽涉很多假設,可能會有不少誤差。

問:(2018年1月28日)投資者可以用P/RNAV去計算內房股,比如融創(1918)和碧桂園(2007)的估值嗎?

答:利用RNAV估價工具的時候,可以參考和比較一下內房股過去的RNAV折讓,加上估值重估(Re-rating)的可能性。

問:(2018年2月5日)想請教鍾兄對內房股在香港發行永續債有甚麼看法? 其息率超高,S&P 及Moody對其信貸評級保持Baa 至Ba級(如萬逹)左右。美國開始加息,加上國內每年人口增長進入下降軌,這批債有否機會好似當年CDO拖累內房?

答:由於永續債沒有固定年期,屬於超長期的債券,投資者的風險相對較大,尤其是在加息周期。投資者買入這些永續債前,必須小心評估公司整體的經營和財務實力,以及可能違約的風險,不宜只貪高息便買。

16 則留言:

  1. 喜歡鍾sir的答股問,每次重溫都會長知識!謝謝!

    Gordon

    回覆刪除
  2. 由於我們用心學習Graham的理論,對於他的Tactical Asset Allocation在正常市場股價水平採取50%優質股票組合與50%優質債券,進入熊市時股票上升至75%,相應地債券下降至25%。牛市則相反。但是,香港的債券市場不同於美國,所以,他的Tactical Asset Allocation對一般的香港投資者來說並不適用,一般人大多數是股票組合與現金的配置。但是,最近重讀 The Intelligent Investor 第四章,對鍾兄的資產配置添加進兩個指數ETF的做法異常驚佩。以前我的投資組合也有指數ETF的配置,但只充作分散化與市場溫度計的作用。但是,鍾兄還進一步把它們作為倉位的調節器用,這就非常高明。希望大家用心學習。因為Graham說:
    If, as we have long believed, the stock market has lost contact with its old bounds, and if new ones have not yet been established, then we can give the investor no reliable rules by which to reduce his common-stock holdings toward the 25% minimum and rebuild them later to the 75% maximum. p.90

    指數ETF的配置就可以是一個reliable rule。我想請問鍾兄,恆指在正常股價水平時,依你長期的經驗,那兩個指數ETF佔你的總倉位的百分比有多大才能充作倉位的調節器?

    回覆刪除
    回覆
    1. Ch Liu兄:兩個指數ETF佔我的股票投資組合大約兩成比重。充作倉位的調節器,我覺得這個比重尚算適合,應該足以應付一般的指數波動下所需要快速達致減倉或加倉的功能。

      刪除
    2. 非常感謝回覆。我覺得股票組合,兩個ETF,加上現金,應該比淨持現金加股票組合要穩妥得多。也許到現在還很多人不明白你的操作用意,所以我特別提出來讓更多人懂你的操作。書本的知識,總需與現實世界接軌。之前你已經告知我兩個指數ETF還充任倉位調節器,我一直到前天重讀Graham這一段話才真正明白!真是後知後覺!

      刪除
    3. Ch Liu兄真是用心良苦,多謝你。

      刪除
  3. 鍾sir你好,之前看過你的兩本著作,考慮過自己的時間和能力,覺得投資ETF比較適合。看過你的blog文,請問如果投資盈富基金,看市盈率作估售與每月供股有何利弊?如果強積金都想投資恒指成份基金,是否都是看市盈率作估售?另外,請問是否建議投資盈富基金以外的ETF? 謝謝鍾sir!
    ~Wing

    回覆刪除
    回覆
    1. Wing:對於初學者來說,月供盈富基金的方法會比較簡單,可以達到時間分散的效果,無須捕捉大市的走勢,只要大市的估值不是太高便可以持續供款,長線投資。
      假如你長遠看好A股市場的話,可以考慮A股ETF,比如2823。

      刪除
    2. 感謝鍾sir!
      Wing

      刪除
  4. 鍾sir, 請問計算港交所的合理價時, 除了可以用『假設2018年的每日成交量去估算港交所的盈利,然後給予約29倍的市盈率(歷史平均值)』, 還可以用『假設2018年的每日成交量去估算港交所的盈利, 乘以過去10年平均预測市盈率』嗎?
    謝謝指教Viola

    回覆刪除
    回覆
    1. Viola:可以的。我給予約29倍的市盈率,便是港交所過去10年平均的预測市盈率呢!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