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9月5日 星期四

iMoney《鍾記補習社》(第五集)

網誌分類:股票經
網誌日期:2019-09-05

第五集《鍾記補習社》繼續講解「會計三寶」的資產負債表,並配上中文字幕,方便大家觀看!


31 則留言:

  1. 謝謝分享!
    字幕又回來了,可喜。
    很多香港的朋友深受“政局”的影響,可能會“無心向學”,我認為大可不必。因為你學會了一種有用的知識日後就能讓你的錢一直賺錢,用巴菲特的話來說,你是在投資自己!說實在話,作為一個小市民,總會有一種無力感,我們能改變的實在很有限。但是,也不要氣餒,因為從歷史來看,獨裁極權一元終必會被揚棄,多元民主法治是普世價值,絕大部分的香港人心中的確是有一把尺的。香港加油!

    回覆刪除
    回覆
    1. 的確,暴徒賣國賊必然會被揚棄。
      沉默的大多數不要被暴徒代表。

      刪除
    2. 早期的香港知識分子喜歡看《明報》,尤其是副刊。金庸自己封筆不再寫武俠,但仍寫社論等。副刊裡真是藏龍伏虎,有倪匡、亦舒兄妹的衛斯理與言情小說連載,有林燕妮的散文,三蘇的怪論等。我最愛看的是哈公的漫畫。有一次,他畫了一個戲劇臉譜(黑色大花臉)的西楚霸王項羽(不愛讀書,學什麼都沒恆心的一位古代將領)登場,項羽大聲喊說:
      我就是民主少一點!
      老天!民主少一點,那不就是民王嗎?

      不記得是黃霑還是哪一位說了哈公的一個笑話,他有一次在八十年代中回大陸探親,地方人士請他這位香港的文士吃飯,其中的一位用普通話跟哈公說:“97之後香港回歸中國,到時候你們就很幸福了。”哈公的普通話真的是唔咸唔淡,聽錯了以為是“很辛苦”,他用唔咸唔淡的普通話回答說:“是啊!到時候真的很辛苦!”

      憲法學者張君勱先生說:“中國自古至今只有吏治,沒有政治!”吏治就是官管,一個二個官吏都是大大小小的民王!
      民主選舉出來的政府官員是人民的公僕,不能亂扣老百姓的帽子,每人都有一張神聖的選票,你做的太爛,四年後就跟你大聲說:“再見!"
      哈公只活到了1987年6月15日,沒有享受到回歸後的“幸福”。

      刪除
    3. 謝謝Ch Liu兄的鞭策,以後的集數都會配上中文字幕的。

      刪除
    4. 小時候受到大人們的影響,以為全中國只有三種語言,除了廣府話粵語之外,就是上海話以及撈鬆話(“老兄”話),所以就理所當然地以為中國除了我們廣東人外,就是上海佬與撈鬆佬。當然了,在香港說潮州,客家與台山話的都是“嘎既冷”(潮州話的“自己人”,晚上一群人去宵夜吃潮州粥叫做“拍冷”!)。
      我有一個同學更離奇好笑,他長得很大了還一直以為萬里長城就築在廣東邊境!

      刪除
    5. “小时候受到大人们的影响”,甘学校老师们有没有教授全中国有多少种语言呢?有些好奇。甘又有没有学习地理同中国历史呢?

      刪除
    6. 唉!我讀的是無升學壓力的山卡拉新界的教會小學。每天上課腦袋裡想的就是趕快下課小息拿我的“豹虎”(不是金絲貓或長鋼篤,而是紅孩兒、黑孩兒!)的二王去跟XX的頭王對打,或想著其他好玩的事!還記得我在歷史課本上有唐朝吳道子畫的孔子畫像旁寫上一個大大的回字,在大口與小口之間寫上了大大小小的八九個口,然後就夢想自己能夠順著神秘的小口穿越到孔子的時代跟著他周遊列國!三年級才來了英文老師,班長喊完起立敬禮坐下後,好傢伙!原來來的就是二年級教我們聖經課的張牧師。他操著他的河南“撈鬆話”在第一課叫我們大聲跟著他讀:
      阿屁股禱告!阿屁股汗!
      我們一起非常大聲地跟著讀:
      阿屁股禱告!阿屁股汗!
      “禱告”我們當然知道,因為主日學就要禱告,但是,為什麼要用屁股禱告?這個英文真是高深莫測!
      大概上了好幾次吧才換成一個新來的廣東話的英文老師,終於大家都知道了不是什麼“阿屁股禱告!阿屁股汗!”而是:
      a big dog與a big hen.
      原來張牧師的“老兄”口音誤導了我們!其後每次張牧師途經校園,我們幾個搗蛋傢伙就先躲在小樹叢下等他走過有一小段路後一起大聲地喊:阿屁股禱告!阿屁股汗!然後趕快一哄而散地逃跑。

      刪除
    7. Ch Liu兄:小時候的生活總是令人回憶,哈哈!

      刪除
  2. Can you use 1137 to illustrate these ?

    回覆刪除
  3. 同上集一樣,主持太大聲,鍾Sir就太細聲。 Anyway thanks for sharing.

    回覆刪除
  4. 鍾sir, 我仍然不太明白資本化率是由分析員還是上市公司自己決定。如上市公司自己決定, 是不是會出現像早前恒大的個案。小股民只能憑經驗或與其他同類公司比較去分辨該上市公司Cap. rate 的水份嗎?謝謝。

    回覆刪除
    回覆
    1. KH:資本化率是公司找估價師做估值時決定的。對的,「小股民只能憑經驗或與其他同類公司比較去分辨該上市公司Cap. rate 的水份。」

      刪除
  5. SOTP估值應如何考慮虧損業務? 應為虧損額加上PE扣除嗎?

    回覆刪除
    回覆
    1. 匿名兄:虧損業務價值保守估計都只會是「零」,不應為虧損額加上PE扣除,否則計出來的價值便是「負數」。

      刪除
    2. 但是應如何反映總體盈利不斷被其中虧損業務蠶食?

      刪除
    3. 匿名兄:用SOTP做估值的好處是分開獨立計算不同業務板塊的價值,然後把它們相加,這樣,虧損的業務便不會影響有盈利的業務。反之,假如用綜合市盈率去估值的話,虧損業務便會拖低整體盈利,從而拉高綜合市盈率,令估值看似不吸引,令投資者有機會低估了整體公司的價值。

      刪除
  6. Chung Sir,

    Are you still holding 1137 ?

    Do you think it will pay us dividends in next year ?

    BLACK

    回覆刪除
    回覆
    1. Black兄:由於管理層預期最快都要2021年才能達至EBITDA breakeven,明年派息的機會很低。
      投資記得要自己做功課,不能照跟別人的投資。

      刪除
    2. Chung Sir,

      Are you still holding it? Will you set a cut-loss share price?

      BLACK

      刪除
    3. Black兄:我打算中長線持有,沒有定下止蝕位,除非公司將來的基本面變化跟自己原先的估計相差很遠,則另作別論。
      由於每位投資者的投資策略和風險承受能力都不同,請記著:我的投資策略未必適合你,投資者必須要找到適合自己的投資策略,獨立思考。

      刪除
    4. Today 1137 closed at HK3.07, with NAV=HK$1.92/share, still making losses, and no dividends declared for past 5 years.

      Chung Sir, Please let us know when you think 1137 basics/fundamentals are changing.

      Many thanks.

      BLACK

      刪除
  7. 推薦年輕的香港朋友們兩本對財務報表的補充閱讀小書:
    一、The Interpretation of Financial Statements
    二、Warren Buffett and the Interpretation of Financial Statements
    前者是Graham自己撰述,後者則是兩位值得推重並對巴菲特有深入研究的人士所寫。網上可以下載得到前者,後者則只有review。Graham與巴菲特師徒二人對財務報表有不同的偏重,值得深入去研讀。我讀的是簡體翻譯本,都可以在網上下載得到。前者叫做《像格雷厄姆一样读财报》,後者叫做《巴菲特教你读财报》。

    回覆刪除
  8. 以下是鍾兄在2019年8月26日 星期一回答一位blog友擔心“美國有可能取消香港獨立關稅區的優惠”,他說:
    匿名兄:我不懂、也不傾向預測股市,反而會根據大市整體的估值而調整股票的投資比重,策略是估值越低,股票的比重越高,做好資產配置的工作。當然,每個人的風險承受能力不同,假如你覺得股票佔資產約60%的比重過高,心理壓力太大,晚上睡不好,便要考慮是否應該適量減持。
    有人喜歡在鍾兄的版上大談“資產配置”,但完全不知道Rebalance是什麼意義!在鍾兄這個帖子下我曾跟帖談到使用Graham的Tactical Asset Allocation去管理強基金:
    《Ben Graham資產配置指引》
    http://bennychungwai.blogspot.com/2017/09/ben-graham.html#comment-form

    為了讓大家可以重溫Graham在The intelligent investor的具體說法,大家可以再重新好好地讀一讀下面他的一段話,他說:
    The Basic Problem of Bond-Stock Allocation
    We have already outlined in briefest form the portfolio policy of the defensive investor.* He should divide his funds between high-grade bonds and high-grade common stocks. We have suggested as a fundamental guiding rule that the investor should never have less than 25% or more than 75% of his funds in common stocks, with a consequent inverse range of between 75% and 25% in bonds. There is an implication here that the standard division should be an equal one, or 50–50, between the two major investment mediums. According to tradition the sound reason for increasing the percentage in common stocks would be the appearance of the “bargain price” levels created in a protracted bear market. Conversely, sound procedure would call for reducing the common-stock component below 50% when in the judgment of the investor the market level has become dangerously high. These copybook maxims have always been easy to enunciate and always difficult to follow—because they go against that very human nature which produces that excesses of bull and bear markets. It is almost a contradiction in terms to suggest as a feasible policy for the average stockowner that he lighten his holdings when the market advances beyond a certain point and add to them after a corresponding decline. It is because the average man operates, and apparently must operate, in opposite fashion that we have had the great advances and collapses of the past; and—this writer believes—we are likely to have them in the future. p.89

    回覆刪除
    回覆
    1. 謝謝Ch Liu兄重提投資者應當如何使用Graham的Tactical Asset Allocation,須要逆向思維,非常合乎邏輯和實用。

      刪除
  9. 「香港交易所(0388)擬與倫敦交易所合併。港交所發出公告,指出已在英國刊登可能對倫交所的要約公告,港交所擬以2,045便士加2.495股新股,換取1股倫交所股票,即以每股8,361便士作價向倫交所提出收購,估值為296億英鎊。」
    鍾Sir, 請問這安排對388有甚麼影響呢?謝謝!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都想知基本面是否已改變,如收購成功,業務不再簡單?

      刪除
    2. 匿名兄:初步看,收購倫敦交易所的估值有點偏高(相當於2019年預測市盈率40多倍),對港交所的股東不利。

      刪除
    3. Derek兄:對的,假如收購成功後,港交所的業務不再簡單,將會變得更國際化。

      刪除